歌剧《白毛女》为何大受欢迎?

0

  在人民日报上看到一篇介绍歌剧《白毛女》的文章,文章指出:去年年末,文化部组织复排的歌剧《白毛女》全国巡演活动总行程超过1万公里,演出19场,现场观众达2.5万余人。《白毛女》的每场演出,几乎都是座无虚席、一票难求。上海开票仅一天,演出票就一抢而空。杭州剧院的工作人员说:“这应该是杭州剧院今年最火的一场演出了。两层楼的剧院,一个空位都找不出来。”
  
  一部歌剧何以跨越70年仍有着如此蓬勃的生命力?着名歌剧表演艺术家郭兰英说,“《白毛女》是表现人民的作品,核心的东西就是人民的力量。今天的复排也是为了人民,让人民喜欢、感动。”
  
  济南观众李菁说:“《白毛女》在我印象中不像西洋歌剧那样阳春白雪,它有浓厚的现实元素和中国元素,像我们很多青年观众对过去的生活了解不多,但对这部戏却没有疏离感。”
  
  “我以为,一部歌剧在中国有吸引力与否,核心是其内容和形式是否能够赢得老百姓的喜爱。任何作品都不能脱离本民族的文化土壤,离不开观众。唯有常年扎根生活,与人民打成一片,了解、融入群众的生活,才能真正创作出好作品来。”延安大学文学院教授王俊虎说。
  
  我认为,他们对歌剧《白毛女》在今天仍然大受欢迎,虽然讲出了一些台面上的理由,但都没说全面。要我说,最核心的原因应该有两点,一是让我们能重温一下什么叫“旧社会”,二是让我们能切身体验一下什么叫“二茬罪”!
  
  回忆一下,2015我们看到过的两条新闻。一条是“葛洲坝集团项目农民工讨薪遭打伤官方称防卫过当”,欠着农民工的工资不给,人家上门讨债时,动用黑社会把人打成重伤。讨债的被欠债的打了,过后反诬农民工身份不明,自认“防卫过当”,这样的狂妄,在共产党执政的几十年中,你见过几回。但最近,我们好像越来越常见了,太原那边刚刚打死一个,这不,葛洲坝股份又打伤四个。
  
  这第二条就是富士康回应全国总工会,对郭军批评富士康等企业长期加班致员工过劳死或自杀“声明反驳”,说加班是员工要求的,于是,“十四跳”、“十三白”(白血病)都与该企业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没有任何问题值得反思。有点常识的人都清楚,企业安排上班时间,根据是什么?肯定是根据《劳动法》和《职业病防治法》,而不是什么“员工要求”。员工中确实有人因为各种原因要求加班多拿钱,但保证劳动者合理休息时间显然是任何一家企业必须依法做到的。富士康一贯违法组织员工超时间加班,造成了那么多的悲剧惨案,至今没有一点自责,反而把矛头指向被残酷压榨的员工,这样的傲慢,在非包身工时代,又有谁见过?
  
  无论是葛洲坝毒打讨薪人,还是富士康叫板总工会,我们都该问一问,他们的胆量是哪来的?这些年,地方政府为了实现土地财政,拼了命地大搞“招商引资”,为此,对抢占耕地强拆住房造成对民众利益的伤害不管不问,而且还“规定”对因此上访的群众采取“公安不出警,上访不接待,法院不受理”,一副法西斯派头。而对招过来的开发商或企业,却给出“超国民”待遇,实施“挂牌保护”。说句到地的话吧,谁来投资,谁就是地方官们的活祖宗!他们只要能高价买了地方政府手上的地,能交了地方政府眼巴巴盼着的税,那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什么排污、欠薪、剥夺劳动者,地方政府一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要是有人因此与这些大佬们过不去,那地方政府就会立刻出面,予以“保护”性“执法”。这正是以上企业敢于胡作非为的“胆量”来源!
  
  一个个新黄世仁在近几十年“发展”起来了,“先富”起来了,“后富”们终于一天天开始品尝“二茬罪”的滋味儿,一会儿要“延迟退休”,一会儿又要退休后“续交医保”,而“获得感”却永远是个“梦”。此时此地,此情此景,再看看《白毛女》,又怎么能不喜欢,不感动呢?(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影音先锋网站你懂的 » 歌剧《白毛女》为何大受欢迎?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