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让夫延续爱情的传奇故事

0

  姐姐叫杏儿,妹妹叫芙蓉,父母只有这么一双女儿,给她们起的名字寓意为幸福,可她们的幸福却带着酸楚。
  
  姐妹俩出生在半山腰一个叫毓璜顶的小山村,村里只有一条通往山下的崎岖小路,下山一趟需要走半个多小时。村里只有9户人家,周围散落着不少花椒树,村民们靠耕种巴掌大的土地和收获的花椒维持生计。
  
  改革开放前,这里的村民几乎靠天吃饭,风调雨顺的年景还能自给自足,遇上大旱之年便靠政府救济。姐妹俩就在这样的坏境中度过了童年,送走了生病的父亲,陪伴着自己多病的母亲。
  
  在山下不原的镇子上有座学校,山里的孩子在这里可以从小学读到初中,上高中得去60公里外的县城。
  
  姐姐杏儿在学校念初中时,跟大她1岁的同学郭林要好,成了她的守护神。郭林虽然忠厚老实,不善言谈,但对杏儿却很细心,每天早晨,会在山下等着杏儿结伴上学,放学后再一起回家。
  
  山里兴早婚,订婚后女方住到婆家,等到了法定婚龄再去登记。郭林初中毕业后,家里便招来不少说媒者,可他谁也不见,在父母的再三逼问下才道出喜欢山上的杏儿。
  
  父母在杏儿上学路过村里时见过,这女孩面目清秀,身材高挑,很懂礼数,笑起来有对小酒窝。但让父母没有想到的是郭林考虑到杏儿家没有男孩,加上她母亲身体不好,竟萌生了当上门女婿的念头。
  
  虽说上面还有个哥哥,但倒插门的名声不太好听,父母起初坚决反对。后经不住郭林的软磨硬泡,最终还是答应了这门亲事。
  
  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山里人都找机会往外走,农村都想方设法往城里挤。郭林上山做上门女婿的消息传开后,不但父母心里不痛快,就连乡里乡亲也有些不解,议论“这孩子是不是中了邪!”
  
  可郭林说为了爱情,爱一个人就得替她着想。杏儿和母亲对郭林的决定喜出望外,次年春天,两家老人商量后为她们办了“婚”事。
  
  “婚”后两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形影不离,邻居都说杏儿找了个好女婿。为了能跟杏儿朝夕相守,郭林放弃了外出打工的打算,决定先在山里过几年,等小姨子芙蓉毕业后再作打算。
  
  秋天,自家的花椒树挂满了果实,红红的花椒颗粒饱满,杏儿和郭林便开始采摘,盼望着晒干后能卖个好价钱。花椒浑身是宝,春天的椒芽可以腌制上品小菜,晒干的花椒皮做调料,黑园的花椒粒可以榨油。
  
  只是花椒树上长满了刺,给采摘制造了不少麻烦,稍有不慎就会扎伤人。这天上午,小两口挎着篮子上山摘花椒。由于头天夜里下了一阵秋雨,树上有些湿滑,杏儿不慎从树上摔落山崖,造成下身瘫痪。
  
  杏儿出院后,郭林把她背回家,每天悉心侍候着,独自挑起了家庭重担。受伤后的杏儿像变了个人,整日不说话,郭林怕她憋出病来,想方设法哄她开心。
  
  这天晚上,杏儿哭着对郭林说:“我和妈商量好了,你是个难得的好人,好在咱们没领结婚证,我不想拖累你一辈子,你去找个健康女人过日子吧。”
  
  郭林拉着杏儿的手饱含深情地说:“别说傻话,既然‘嫁’给你,我活着是你的人,死了是你的鬼,别说你现在还能跟我说话,就算是你是植物人,我也会照顾你一辈子。”
  
  芙蓉和母亲在外屋听了两人的谈话心里都不是滋味,觉得杏儿说得对,不能再拖累郭林了,母女便商量着帮杏儿劝郭林走,芙蓉也想休学回家种地养家。
  
  郭林得知母女这个决定后第一次发了火,要求小姨子好好念书考高中,家里的事不用她分心。
  
  劝说郭林离开无效后,芙蓉便陪着母亲下山,把她们的想法告诉了亲家,希望亲家帮忙劝劝郭林。没想到亲家开了个家庭会,支持郭林做出的任何决定,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转眼一年多过去了,芙蓉初中毕业后没能考上高中(其实没考),回家帮姐夫干活照顾姐姐。时间长了,杏儿见妹妹看姐夫的眼神有些异样,便萌发了让夫的念头。
  
  她先问妹妹郭林人怎么样?芙蓉说姐夫是天底下少有的好人。杏儿便动员妹妹说:
  
  “要是你能嫁给郭林,既能让他少受些委屈,你们也能生个一男半女延续香火,还可以解决咱们家的困难,岂不是一举三得的好事?”杏儿听了大吃一惊,脸红的像个紫茄子,赶忙解释对姐夫没有非分之想。
  
  但在杏儿的再三解释下,芙蓉终于理解了姐姐的心思。做通妹妹工作后,杏儿又问郭林对妹妹的看法,见他对妹妹颇有好感,就和母亲商量动员郭林娶芙蓉。
  
  这天晚上,杏儿把郭林叫到床前说了自己的想法,郭林开始坚决不肯,说并非芙蓉不好,而是他不能背叛爱情,再说也得顾忌外人的看法。
  
  山里人说话都直,杏儿便干脆逼起婚来:“我已经不是个健全的女人,无法再尽妻子的义务,我希望我爱的人能够快乐,动员你娶芙蓉是帮我延续爱情。
  
  现在有两条路供你选,要么娶了芙蓉共同照顾这个家。要么你下山另找老婆,我不能耽误你一辈子。
  
  如果这两条路你都不走,我就想办法自我了断,省得拖累你们。”郭林用手抹去杏儿脸上的泪水,点头答应娶芙蓉,只要她好好活着。
  
  姐姐让夫的事不但在山里没有微词,人们反而对这桩婚姻挽救一个家庭大加赞扬。郭林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跟芙蓉结婚一年后有了儿子。
  
  生活稳定下来后,郭林又学起了针灸,一有空就在自己身上试扎,找到感觉后再给杏儿治疗。
  
  杏儿在妹妹妹夫的精心照料下,健康状况也大有改善,整天乐呵呵地坐在轮椅上帮他们带孩子。只可惜杏儿的母亲不久也走了,似乎在天上祝福着她的孩子们!(作者:天田新异;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