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小D们当上了教育部长……

0

  朋友圈跳出来一则标题,吓我一跳——鲁迅终于滚蛋了——又是哪个混账王八蛋在骂鲁迅啊!
  
  将标题下的文字读毕——只是读了个开头,我便重拟标题,转发了。
  
  我重拟的标题是《死鲁迅:又滚蛋》。
  
  看完这篇文章,我也又一次参悟了毛主席为什么说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了。
  
  鲁迅,早就离我们远去,但是,他又从未离开过我们。至今,鲁迅仍在用他那无形而单薄的躯体滚着蛋——辗轧着坏蛋呢!
  
  这篇文章说,中小学教科书中的鲁迅文章越来越瘦了,其实也是时候让鲁迅滚蛋了。“鲁迅之所以滚蛋,是因为那些曾经被其攻击、痛斥、讥讽、怜悯的人物又一次复活了,鲁迅的存在,让他们感到恐惧、惊慌、卑怯,甚至无地自容。”
  
  看该文列举的鲁迅笔下害怕鲁迅的类型化人物,我突然想到,如今有这么两大类——“资本家的乏走狗”、“假洋鬼子”,大抵是最怕鲁迅的。因为鲁迅早就把他们前辈的衣服扒光了。
  
  由鲁迅的“滚蛋”联想到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被封,六卷、七卷的胎死腹中,据说都是因为那个不许人们争论的好总设干的,我又突然想到,鲁迅真的是时候再滚一遍蛋了,不然,让我们那位好总设的假洋鬼子孙子当上了教育部长,嘿嘿——!
  
  陈勇贵当年曾说,当他问好总设还要不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了,好总设当年就是这样笑了笑,嘿嘿——!陈勇贵说那笑很可怕。
  
  最后,我想到——这次不是突然想到,是早就想过了的——我们那位好总设的“很可怕”的笑,终久会化作笑话让世人笑的。而鲁迅的让一些人的感到可怕,那还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人类大同。而且我坚信,不管历史还将经历几轮翻覆,毛泽东鲁迅们的思想,终久要光大全球。
  
  至于类乎假洋鬼子般的小D,好自为之吧,走正道最好。弄不好,可就得为他的“很可怕”笑话爷爷买单了。
  
  还有骨头的同胞们擦亮眼睛,学习鲁迅,快快滚蛋吧——奋起辗轧汉奸啊!(作者:W仗剑天涯W;来源:新浪博客)
  
  附:鲁迅终于滚蛋了
  
  近来,由于人民教育出版社在新版语文教材中逐步剔除鲁迅的文章,引来一片争议,赞者有之,阻者有之。而笔者认为,在近年来对鲁迅话题经历了沉默、回避、冷淡的过程后,现在让其滚蛋,已经是时候了。
  
  鲁迅之所以滚蛋,是因为那些曾经被其攻击、痛斥、讥讽、怜悯的人物又一次复活了,鲁迅的存在,让他们感到恐惧、惊慌、卑怯,甚至无地自容。
  
  看看:
  
  孔乙己们复活了。并且以一篇《‘茴’字有四种写法》的论文,晋级为教授、学者、国学大师;也不再提心吊胆地“窃书”了,而是平心静气地在网络上“窃文”了;不仅可以舒坦地“温一碗洒”,而且还能以其博导的诱惑力对“伊”来一把潜规则了,他岂能让鲁迅揭了他前世的底?
  
  “资本家的乏走狗”们复活了。尽管它们披上了精英、专家的外衣,但依然“看到所有的富人都驯良,看到所有的穷人都狂吠”,他们或装神弄鬼地玩弄数字游戏,鼓吹物价与美国接轨、工资与非洲接轨的必然性与合理性;或干脆作了外国人欺诈中国的“乏走狗”,与其里应外合、巧取豪夺。它们岂容鲁迅再一次把它打入水中?
  
  赵贵翁、赵七爷、康大叔、红眼阿义、王胡、小D们复活了。有的混入警察队伍,有的当上了联防队员、城管。披上制服兴奋得他们脸上“横肉块块饱绽”,手执“无形的丈八蛇矛”,合理合法地干起了**勒索,逼良为娼的勾当。如果姓夏那小子在牢里不规矩,不用再“给他两个嘴巴”,令其“躲猫猫”足矣。想想,这些下做的勾当儿怎能让鲁迅这种尖刻的小人评说?
  
  阿Q们复活了。从土古祠搬到了网吧,但其振臂一呼的口号已经不是“老子革命了!”而是“老子民主了!”每天做梦都盼着“白盔白甲”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早一天杀过来,在中国建立民主。因为只要美国的“民主”一到,赵七爷家的钱财、吴妈、秀才老婆乃至未庄的所有女人就都是我的了!哼!而鲁迅却偏偏要我做个被世人嘲讽了数十年的冤死鬼,我岂能容你?
  
  假洋鬼子们复活了。这回干脆入了外籍,成了真洋鬼子。并且人模狗样儿地一窝锋地钻进“爱国大片”的剧组,演起了凛然正气、忧国忧民的仁人志士,让人好生不舒服。此种一边哽咽着颂扬祖国母亲,一边往向征中华文明的青铜大鼎里撒尿的举动,岂不是鲁迅杂文中的绝好素材?
  
  祥林嫂、华老栓、润土们复活了。他们依然逆来顺受,情绪稳定。因为“这人肉的筵宴现在还排着,有许多人还想一直排下去”,这样,必须要备足了餐料。而那些准备做餐料的人,本来可以闷在铁屋子里,一边听着小沈阳的笑话,一边麻木地死去,岂容鲁迅把他们唤醒,再一次经历烈火焚身的苦痛?
  
  那些“体格茁壮的看客们”复活了。他们兴致勃勃地围观那些“拳打弱女”、“棒杀老翁”、“少年溺水”、“飞身坠楼”的精彩瞬间,依旧“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哈哈,仅看客一类,被你伤害的人就太多了,因为中国人几乎都愿做看客!
  
  鲁迅之所以滚蛋,是因为当今的社会不需要“投枪和匕首”,而需要赞歌、脂粉、麻药。正如陈丹青先生讲的“假如鲁迅精神指的是怀疑、批评和抗争,那么,这种精神不但丝毫没有被继承,而且被空前成功地铲除了。我不主张继承这种精神,因为谁也继承不了、继承不起,除非你有两条以上性命,或者,除非你是鲁迅同时代的人。最稳妥的办法是取鲁迅精神的反面:沉默、归顺、奴化,以至奴化得珠圆玉润”。
  
  如果鲁迅赶上这个时代,对于“开胸验肺”、“以身试药”、“周公拍虎”、“黑窑奴工”、“处女卖淫”、“官员嫖幼”等一系列奇闻,又会写出多少辛辣犀利、锥骨入髓、令人拍案叫绝的杂文来,想想,真是让人后怕,所幸这个尖酸刻薄的小人已不在人世了。
  
  让我们彻底赶走鲁迅,欢迎“小沈阳”,让人们在开心笑声中忘却现实的不公和苦痛,在笑声中渐渐地麻木、渐渐地变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