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良:民族灾难或许已经不可避免

  媒体报道,中国对朝鲜使出最致命杀招,制裁力度已超过任何一个国家。可见中国与美国夫妻关系的密切程度已经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稍微了解中国近代史的人都知道,中国近现代以来的所有悲剧都是从朝鲜开始的。中华民族屹立在世界的东方,也是从抗美援朝战争中站起来的。了解到这一点,就会知道今天失去朝鲜意味着什么。
   继续阅读“张宏良:民族灾难或许已经不可避免”

罗思义:中国经济硬着陆预言为何总失败

  【英】罗思义
  
  日前,美国一些对冲基金又在鼓吹中国经济将“硬着陆”,这一论调在部分国际媒体得到响应。1978年中国开启经济改革,此后几十年,这种歪曲预言总是周期性出现。此前西方预言,如果不能实现公司私有化,不采取俄罗斯和东欧经历的所谓“休克疗法”,中国就将陷入经济停滞。然而,1978年至2015年,中国年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达到9.6%,这是人类历史上主要经济体中增速最快的。 继续阅读“罗思义:中国经济硬着陆预言为何总失败”

只有毛泽东才能成功反中国的腐败,其他谁都白费力

  毛泽东说人民人人起来负责,监督政府,才能避免循环暴力革命。我一直在宣传这种思想,宣传责任崇拜文化,建立人人责任互动价值关系,人人起来负责敢于监督政府,这就是社会主义继续革命。只要人人起来负责监督政府,根本不可能循环暴力革命。但是,假左张奴才领导小奴才们专门舔腚,还攻击那些敢于监督的人民是极左。
  
  第一章,只有毛泽东才能成功反中国的腐败,其他谁都白费力 继续阅读“只有毛泽东才能成功反中国的腐败,其他谁都白费力”

中国三十年来的改革成败不在“公私”之争,而是另有隐情!

  我们很多经济学者在谈论中国经济改革的成败时,总是把“公私”争论作为焦点,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认知误区,就连很多知名经济学家包括那些顶层设计的改革者都不知道他们错在哪里。
   继续阅读“中国三十年来的改革成败不在“公私”之争,而是另有隐情!”

改制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最邪恶的三招[从公有制企业“改制”看公有资产被“暴利”]

  (笔者:曾任4000工人的国企党委书记;全市纺织行业总经理、书记;中型公有制企业的厂长兼党委书记。可以说说公有制企业的所谓改革和改制)
  
  我国后30多年的“特色”改革开放,为党、国家、民族造成的灾难——罄竹难书!
  
  其中,把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彻底搞乱整垮就是最典型的一例。 继续阅读“改制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最邪恶的三招[从公有制企业“改制”看公有资产被“暴利”]”

揭秘红旗轿车下马的真相!

  ”红旗”,一个革命而领先的名字,一个中国民族轿车工业的代名词,一个充满神秘、充满自豪、充满回忆的名字。诞生于1958年的红旗轿车,是中国一汽设计制造的世界级名牌轿车,也是中国人自己设计、制造的第一辆轿车。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造型庄重典雅、充满东方神韵的红旗车成为新中国的
  
  礼宾用车,外国政府首脑访华时一度把能坐中国“国车”当成最大的愿望和荣幸。作为中华民族自己的智慧和骄傲,面世几十年来,“官车”红旗走过最革命的年代。如今,当我们回顾峥嵘岁月,红旗车的风姿依然历历在目:一行自强不息的闪光足迹,一颗走下神坛步入寻常百姓的赤子之心,一个令中国人自豪的东方巨人……然而又有谁会知道,就是这样一个满载民族自豪和感情的世界级名牌,精英们曾经蛮横地将她“枪毙”。 继续阅读“揭秘红旗轿车下马的真相!”

梅子:什么叫“恶意讨薪”?

  他奶奶那个熊,什么叫“恶意讨薪”?公安部能出来走两步吗?
  
  “欠人偿命、欠债还钱”本是人间常理,最可恨的是特色改开社会离情背理、一路重商,时时、处处为资本家服务,这些资本家作为既得利益集团之一翼,本已赚的盆钵盈满,可依然出于剥削本能,不但克扣工人工资,而且处心积虑地欠薪,其结果,就导致全国遍地的讨薪潮,尤其年下,尤其珠三角、长三角,尤其我们农民工,因回家过年,需做全年全家打算,就不得不伸张自身权益,是非黑白是明摆着的,应不应该,泾渭分明,可就是这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不是伸张正义,而是改弦更张,他们不为农民工讨薪,反而“严厉打击恶意讨薪的犯罪现象”,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们站在了谁的立场? 继续阅读“梅子:什么叫“恶意讨薪”?”

缺失了“三大实践”“唯一标准”何在?!

  坚持“实践第一”,同用什么实践检验真理?就如同一首词牌的上下阙。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虽然用“唯一”“神化”了实践性,可无论是忽视,还是故意,都回避了阐述什么是“唯一标准”的实践。对用什么实践去检验真理,这样如此重大的哲学命题,“唯一标准”竟然绝口避谈,无论是站在学识、学术、还是学理的立场来看,都令人生疑。
   继续阅读“缺失了“三大实践”“唯一标准”何在?!”

张宏良:但愿“风波亭”的悲剧不要在中国继续重演

  目前正在伊朗访问的习总,所遇到的最常见话题,就是感谢中国对伊朗的支持,从伊朗宗教领袖霍梅尼到总统鲁哈尼,再到伊朗学者和普通百姓,对习总以及中国客人必谈的一个话题,就是感谢中国在伊朗最困难的时候对伊朗的支持。
  
  估计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不明白伊朗为什么要如此感谢中国?下面这篇民族复兴网的文章,就回答了这个问题。这是去年民族复兴网发过的旧文。当时的文章题目是《没有汉奸,没有腐败,就不怕制裁》,其中谈到了中国昆仑银行拯救伊朗的慷慨悲歌。 继续阅读“张宏良:但愿“风波亭”的悲剧不要在中国继续重演”

邋遢道人:台湾解放百病全消

  看到很多关于台湾问题的文章。贫道以为,台湾问题的重点不是经济问题问题,也不是台独问题。台湾政治生态和社会经济情况都不是中国有关机构关心的重点。台湾的问题是“台湾是美国对中国实施战略围堵的最薄弱环节”。只有从这个角度看台湾问题,才是正确视角。
  
  台湾解放百病全消[作者:邋遢道人] 继续阅读“邋遢道人:台湾解放百病全消”